如果新冠疫苗有了,那么誰應該最先接種?這又是個棘手問題……
2020/08/06
生物倫理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一致認為,能迅速滿足80億人的疫苗劑量是一個不可逾越的挑戰。

本文轉載自“中國生物技術網 ”

新冠疫情目前依然在全球肆虐,已經造成超過60萬人死亡。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報道,目前全球的疫苗領先者包括來自Moderna的疫苗;來自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學的候選疫苗;來自中國的疫苗;以及德國BioNTech公司和輝瑞公司合作研發的疫苗。

盡管一種候選疫苗可能在今年獲得批準,但該疫苗是否會帶來暫時或長期免疫力,以及需要多少劑量仍有待觀察,因為接種次數增加一倍意味著會使全球免疫工作更為復雜化。但是,生物倫理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一致認為,能迅速滿足80億人的疫苗劑量是一個不可逾越的挑戰。

因此,必須有人決定誰應該首先接種疫苗,以及為什么是他們。

在美國,已經開始成立委員會來討論這個棘手的問題。一個由外部健康專家組成的咨詢委員會正在一個公平的框架下為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提供建議。美國國家醫學院本月早些時候宣布,其委員會將制定一個總體框架,以幫助美國和全球衛生決策者。

他們面臨的一些最具挑戰性的問題包括孕婦(通常是最后一個接種疫苗的)是否應該排在更高的位置,或者非裔和拉丁美洲人——他們受到病毒的影響不成比例——是否應該比其他人先獲得疫苗。然后是全球性的考慮。

工作組的成立是為了提出一個“公平和公正”的框架,在各國之間分發疫苗,但卻面臨著許多實際挑戰。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的生物倫理學教授Arthur Caplan認為,一些國家將有備用疫苗,而另一些國家根本無法獲得許多疫苗;一些國家可以利用其對疫苗的影響力來討價還價或談判貿易協定。加強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另一個重點,因為并非每個國家都有相同的質量控制體系。

他說:“在國際上,有很多關于每一個生命都有價值的討論,但這并不能解決你在實際操作中遇到的短缺問題?!盋aplan還擔心黑市的興起,這可能會讓某些國家的富人越界為自己和家人獲得疫苗。

其他生物倫理學家指出有關責任和需求的復雜問題。例如,像新西蘭這樣的國家在使疫情曲線變平方面做得很好,而像巴西幾個月來依然在努力遏制疫情爆發。那么,在很大程度上消滅疫情的國家是否應該繼續為其人口接種疫苗呢?

美國進步中心的腫瘤學家和高級研究員Ezekiel Emanuel說:“我們需要考慮如何分發疫苗以減少國際危害。有些國家確實比其他國家更痛苦?!?/p>

那么誰先接種疫苗呢?

在美國,生物倫理學家希望疫苗以集中和協調的方式分發。早在4月和5月,由于美國缺乏聯邦政府的協調,各州不得不爭奪包括呼吸機在內的物資,制造商也不知道該把設備送到哪里去。

斯坦福大學法律和醫學教授Michelle Mello說:“我擔心,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發揮領導作用,我們需要避免人們為了競爭而發生爭斗?!?/p>

即使聯邦政府采取措施,對于誰應該首先獲得疫苗還沒有達成共識。大多數專家心里都有一套分類法。全球衛生法教授、喬治敦大學奧尼爾國家和全球衛生法研究所所長Lawrence Gostin在2009年H1N1流感危機期間幫助奧巴馬政府起草了有關這一問題的政策文件。他的策略是首先使用疫苗來防止病毒進一步擴散。

他說:“也就是說,我們可能需要一種環狀疫苗接種策略,以應對那些可能傳播到其他城市或州的聚集病例?!苯酉聛?,他將優先考慮在疫情前線的衛生工作者。一旦他們在醫院內接種疫苗,他就會把注意力轉向其他重要的工作人員,包括警察、環衛工人,以及對維持我們的食物供應至關重要的工作人員。然后他會選擇最脆弱的群體,包括老年人、邊緣人群或那些有病史的人。

其他專家有不同的看法。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外科醫生Nisarg Patel與人合著了一篇關于該主題的專欄文章,他將從高危人群入手,包括衛生工作者、基本市政工作者、弱勢群體和老年人。但考慮到近一半的美國人至少有一種慢性病,可能需要考慮在這個群體中誰是優先的的問題。例如,在癌癥治療過程中免疫功能受損的患者是否應該在數以千萬計的2型糖尿病患者之前獲得疫苗?

Mello說:“你思考問題的方法就是考慮結果。證據仍在不斷積累?!辈贿^,她也指出,可能并非所有人都會立即接種疫苗,所以有些人可能會等著看第一批疫苗接種后會發生什么。即便如此,也不是那么簡單。生物倫理學家指出,只有對疫苗的細節有了更好的了解,這些決定中的一些才能真正實施。

例如,包括虛弱和老年人在內的易感人群可能不會對疫苗產生強有力的免疫反應。臨床試驗的數據仍然有限。而且,如果醫護人員有足夠的個人防護用品來保護自己,他們可能不會第一批得到疫苗,可能僅限于那些專門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人。

Emanuel說:“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疫苗,但也取決于我們所做的建模。我們甚至可能會發現,減少病毒傳播的最好方法是給最常見的傳播媒介接種疫苗,比如雜貨店的工作人員或警察?!?/p>

反疫苗人群怎么辦?

另一個需要由委員會決定的問題是:如果有足夠多的人不愿意接種疫苗,政府是否應該要求他們接種疫苗?Emanuel說:“自愿總是更好。強制執行從來不是它的第一選擇,但它可能是必要的選擇?!盋aplan同意應該就這個問題進行討論,因為很多人可能不愿意接種疫苗。他指出,反疫苗接種的情緒遠不止局限于美國。在法國等國,調查顯示,三分之一的人認為疫苗不安全。

Caplan并沒有一個明確的解決方案來對付強硬派的反疫苗接種者,他們可能永遠都不愿意接種疫苗。但他確實認為,可以通過展示第一批接種疫苗人群的數據,來改變那些不愿意或猶豫不決的人。在美國,他會向公眾傳達這樣的信息:某些自由需要接種疫苗,比如旅行或送孩子上學。

Emanuel建議,公共衛生工作者甚至可以考慮與名人和有影響力的人合作,幫助傳播信息。他強調,通過正確的規劃和協調,這些挑戰以及更多的疫苗分配是可以克服的。他說:“我們不應該放棄?!?/p>

查看更多
發表評論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夾下面 test
上海快3最新开奖爱乐彩